欢迎访问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0514-889
客服组:
盛世云客服
服务时间:
8:30 - 17:30

苏ICP备1702031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扬州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隐私政策

>
新闻中心_描述

全球城市观察︱受疫情影响,谷歌兄弟公司退出多伦多智慧社区

分类:
行业新闻
作者: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
2021/08/21 13:18
浏览量
评论:
【摘要】:
2017年,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处滨水开发项目曾引发热议,参与开发的是一间明星公司Sidewalk Labs(“人行道实验室”),与谷歌同样,它也是Alphabet旗下子公司。
按照原计划,Sidewalk Labs与当地政府合作,将在多伦多城东码头区一片12英亩(约合48652平方米)的土地上建造智慧社区。但5月7日,公司首席执行官Dan Doctoroff宣布,受新冠疫情影响,由于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他们决定退出该项目。
这处智慧社区一度被视为科技大公司投入城市设计的重要一步,连项目名称“Sidewalk Toronto”都是公司名与城市名的结合。此前,国内外科技巨头们的建造热情更多止于办公园区之内,多伦多的智慧社区显然更具野心。
作为曾经的工业码头,该区域一度式微,Sidewalk Toronto试图通过技术创新进行区域更新,理想状况下未来它将能创造4.4万个就业机会。
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开发者的多种“黑科技”设想,比如可以自动融雪的人行道、无人驾驶班车、地下气动垃圾处理系统。Sidewalk Labs还曾提出一个“数字层”的构想,利用传感器追踪各类公共设施的使用情况,比如电网性能、公园长椅的利用率、公共厕所的用水量、道路噪音等,并通过大数据分析了解人们的衣食住行状况。理想状况下,它试图通过技术创新回应包括居住、交通、气候在内的多种城市问题。
但从2017年宣布启动后,该项目一直伴随争议,多伦多人甚至组成了一个名为Block Toronto的反对者联盟。反对声主要来自两种,一种是对数据及隐私的担忧,比如传感器的数据收集、存储、使用权限和监管方式,二是“智慧城市”包装下可能造成的士绅化。
《多伦多星报》曾获得一份内部文件,12英亩的滨水开发之外,Sidewalk Labs还计划了另一个更大范围的开发项目,内含一处新的谷歌园区,以及一些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
Doctoroff在其个人博客中解释撤出的原因,他认为,项目的核心初衷是要打造一个真正具有包容性、可持续的社区,但新冠疫情下,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Sidewalk Labs撤出后,该区域的重建计划仍会继续。有分析人士指出,Sidewalk Labs此前探索过的技术创新有可能运用于Alphabet其他的社区建设中,比如2019年谷歌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旧金山湾区建造2万套可负担住宅。
而最近,由Sidewalk Labs拆分独立出的公司Sidewalk Infrastructure Partners刚刚获得了一笔4亿美元的投资,用于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探索技术创新。
但疫情影响了科技大公司在城市设计领域的探索。今年4月,Alphabet也暂时叫停了旧金山的一处办公空间扩张计划,此前他们曾考虑通过租赁或购买的方式拿下150万平方英尺(约合13.9万平方米)的办公空间。

2017年,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处滨水开发项目曾引发热议,参与开发的是一间明星公司Sidewalk Labs(“人行道实验室”),与谷歌同样,它也是Alphabet旗下子公司。
按照原计划,Sidewalk Labs与当地政府合作,将在多伦多城东码头区一片12英亩(约合48652平方米)的土地上建造智慧社区。但5月7日,公司首席执行官Dan Doctoroff宣布,受新冠疫情影响,由于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他们决定退出该项目。
这处智慧社区一度被视为科技大公司投入城市设计的重要一步,连项目名称“Sidewalk Toronto”都是公司名与城市名的结合。此前,国内外科技巨头们的建造热情更多止于办公园区之内,多伦多的智慧社区显然更具野心。
作为曾经的工业码头,该区域一度式微,Sidewalk Toronto试图通过技术创新进行区域更新,理想状况下未来它将能创造4.4万个就业机会。
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开发者的多种“黑科技”设想,比如可以自动融雪的人行道、无人驾驶班车、地下气动垃圾处理系统。Sidewalk Labs还曾提出一个“数字层”的构想,利用传感器追踪各类公共设施的使用情况,比如电网性能、公园长椅的利用率、公共厕所的用水量、道路噪音等,并通过大数据分析了解人们的衣食住行状况。理想状况下,它试图通过技术创新回应包括居住、交通、气候在内的多种城市问题。
但从2017年宣布启动后,该项目一直伴随争议,多伦多人甚至组成了一个名为Block Toronto的反对者联盟。反对声主要来自两种,一种是对数据及隐私的担忧,比如传感器的数据收集、存储、使用权限和监管方式,二是“智慧城市”包装下可能造成的士绅化。
《多伦多星报》曾获得一份内部文件,12英亩的滨水开发之外,Sidewalk Labs还计划了另一个更大范围的开发项目,内含一处新的谷歌园区,以及一些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
Doctoroff在其个人博客中解释撤出的原因,他认为,项目的核心初衷是要打造一个真正具有包容性、可持续的社区,但新冠疫情下,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Sidewalk Labs撤出后,该区域的重建计划仍会继续。有分析人士指出,Sidewalk Labs此前探索过的技术创新有可能运用于Alphabet其他的社区建设中,比如2019年谷歌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旧金山湾区建造2万套可负担住宅。
而最近,由Sidewalk Labs拆分独立出的公司Sidewalk Infrastructure Partners刚刚获得了一笔4亿美元的投资,用于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探索技术创新。
但疫情影响了科技大公司在城市设计领域的探索。今年4月,Alphabet也暂时叫停了旧金山的一处办公空间扩张计划,此前他们曾考虑通过租赁或购买的方式拿下150万平方英尺(约合13.9万平方米)的办公空间。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