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0514-889
客服组:
盛世云客服
服务时间:
8:30 - 17:30

苏ICP备1702031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扬州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隐私政策

>
新闻中心_描述

智慧城市的建设需要目标导航

分类:
行业新闻
作者: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
扬州盛世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
2021/10/08 15:25
浏览量
评论:
【摘要】:
借着日前举行的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天津市正式发布了“城市大脑”计划。而与天津签署该计划战略合作协议的则是联想集团,此前联想还与南通市人民政府签署了新型智能城市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另外,华为、京东也在不久前先后与青岛市西海岸新区管委会、南通市人民政府达成了数字城市联合创新合作协议框架。科技巨头抢跑智慧城市建设赛道的脚步日益提速。

  实际上,在与地方政府达成整体合作协议之前,科技企业已分别从垂直赛道进入到了智慧城市的阵地。比如,华为为深圳市水务局打造智慧水库管理平台;联想帮助北京延庆、海南文昌、河北香河打造国家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百度协助北京海淀区筹建渣土车精准识别和综合管控智能项目;阿里在郑州从交通治理切入,重点创建城市感知度强、协作性高的交通智能项目。

  据德勤发布的《超级智能城市》报告,全球已启动或在建的智慧城市达1000多个,拥有10个以上启动或在建智慧城市的国家或地区分别是中国、美国、欧洲和印度,而且中国已经有超过500个城市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数量居全球之最。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国内智慧城市市场规模达到了13万亿元,预计2022年将增至25万亿元。如此庞大的市场体量,必然吸引科技头部企业跑步入场。

  科技巨头们对城市变革进行全新赋能,无疑是提高城市现代治理水平行之有效的路径与方法。但不得不说的是,尽管科技企业具有智慧城市建设的情怀,但本质上还是受到盈利驱动,同时智慧城市是一个系统庞大、周期漫长的建设工程,政府、科技企业以及社会资本等多元主体在参与智慧城市过程中,将面临多元诉求的平衡与协调,为使智慧城市的建设目标不发生偏离,有必要对科技企业抢跑智慧城市赛道进行目标导航。

  第一,智慧城市须防止资源架构的碎片化。智慧城市的“新基建”呈现出较为鲜明的碎片化趋势,比如多家科技企业参与同一个智慧城市建设,各自按照不同标准与方案推进;同一个市不同区内以及同一区的不同街道,争相投入大笔资金建设同样的平台等。这需要城市政府加强统筹,提高智慧城市投资建设的经济性与资源布局的集约化程度。

  第二,智慧城市应防止数据分布的孤岛化。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不仅在横向上面临着终端多、应用多、数据多等重复性问题的困扰,纵向上还受到信息垂直化管理的掣肘,城市各部门因为软硬件接口规范、网络传输、数据交换等标准的不统一导致信息系统自成体系,数据作为智慧城市最重要资源无法共享。因此打破纵与横、条与块的“数据孤岛”现象应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重中之重。

  第三,智慧城市应防止终端应用的悬空化。“智慧城市”既不是地面服务器、存储、网络、摄像头、传感器、线圈等各种硬件设备的大量堆砌,也不是线上数据信息的枯燥流动,而是基于数据分析及强大算力支撑下的终端价值开发与应用。应用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最终落点,不仅城市管理者可以借此进行全面透彻的感知与管理方案的获取,而且整个城市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敏态系统,并展现出用户创新、开放创新、大众创新以及协同创新的活力生态。

  第四,智慧城市应防止功能运转的片面化。智慧城市是一种理念表达,即治理与服务的理念显示,智慧城市的出发点应在公众服务层面。正如数字政务可以让企业办事少跑几个政府部门、智能设备可以在车辆违章前或者行人违规过马路时发出友情提示那样,智慧城市就是要彰显“以公众为中心”的服务理念,让民众有家园的归属感,弱化治理思维与强化服务导向应当成为智慧城市的最高圭臬。

  第五,智慧城市应防止信息流动的风险化。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科技企业在为城市架构与布局硬软件基础设施的同时,也取得了靠近政府信息资源中心的权利与机会,而且科技公司本就有获取数据信息的天然能力,因此如何明确界定智慧城市承建者与运营商的信息获取边界,如何在数据共享和数据安全之间取得平衡,又如何强化法规约束保障数据资源的权益等都应当成为与智慧城市建设齐头并进的工程。

  第六,智慧城市应防止运营周期的短视化。政府出资并向科技企业购买技术是目前智慧城市建设的典型商业模式,但单一的资金渠道在耗资巨大的智慧城市面前必会显得后劲不足。因此,在智慧城市建设中,除了政府出资外,有必要通过PPP、BOT等方式引进优质的社会资本,实施多主体联建模式。

  第七,智慧城市应防止价值递延的内卷化。智慧城市是一个自演化、自生长的体系,是一种要素融合、迭代的生命运行系统。同时,智慧城市不仅是面向未来的互联城市,更深层次来说也是人类新网络的构建。因此,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就要为资源优化与升级预留充足的接口,为城市物理与信息数据资源的扩充延展备足充分的余地。可以想象,以中心城市为发端开展布局,进而次递延伸至周边卫星城市和广袤乡村,向外扩身与蔓延的智慧城市一定能够成为破除城乡壁垒与实现城乡一体化的核心牵引力量。

借着日前举行的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天津市正式发布了“城市大脑”计划。而与天津签署该计划战略合作协议的则是联想集团,此前联想还与南通市人民政府签署了新型智能城市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另外,华为、京东也在不久前先后与青岛市西海岸新区管委会、南通市人民政府达成了数字城市联合创新合作协议框架。科技巨头抢跑智慧城市建设赛道的脚步日益提速。

  实际上,在与地方政府达成整体合作协议之前,科技企业已分别从垂直赛道进入到了智慧城市的阵地。比如,华为为深圳市水务局打造智慧水库管理平台;联想帮助北京延庆、海南文昌、河北香河打造国家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百度协助北京海淀区筹建渣土车精准识别和综合管控智能项目;阿里在郑州从交通治理切入,重点创建城市感知度强、协作性高的交通智能项目。

  据德勤发布的《超级智能城市》报告,全球已启动或在建的智慧城市达1000多个,拥有10个以上启动或在建智慧城市的国家或地区分别是中国、美国、欧洲和印度,而且中国已经有超过500个城市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数量居全球之最。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国内智慧城市市场规模达到了13万亿元,预计2022年将增至25万亿元。如此庞大的市场体量,必然吸引科技头部企业跑步入场。

  科技巨头们对城市变革进行全新赋能,无疑是提高城市现代治理水平行之有效的路径与方法。但不得不说的是,尽管科技企业具有智慧城市建设的情怀,但本质上还是受到盈利驱动,同时智慧城市是一个系统庞大、周期漫长的建设工程,政府、科技企业以及社会资本等多元主体在参与智慧城市过程中,将面临多元诉求的平衡与协调,为使智慧城市的建设目标不发生偏离,有必要对科技企业抢跑智慧城市赛道进行目标导航。

  第一,智慧城市须防止资源架构的碎片化。智慧城市的“新基建”呈现出较为鲜明的碎片化趋势,比如多家科技企业参与同一个智慧城市建设,各自按照不同标准与方案推进;同一个市不同区内以及同一区的不同街道,争相投入大笔资金建设同样的平台等。这需要城市政府加强统筹,提高智慧城市投资建设的经济性与资源布局的集约化程度。

  第二,智慧城市应防止数据分布的孤岛化。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不仅在横向上面临着终端多、应用多、数据多等重复性问题的困扰,纵向上还受到信息垂直化管理的掣肘,城市各部门因为软硬件接口规范、网络传输、数据交换等标准的不统一导致信息系统自成体系,数据作为智慧城市最重要资源无法共享。因此打破纵与横、条与块的“数据孤岛”现象应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重中之重。

  第三,智慧城市应防止终端应用的悬空化。“智慧城市”既不是地面服务器、存储、网络、摄像头、传感器、线圈等各种硬件设备的大量堆砌,也不是线上数据信息的枯燥流动,而是基于数据分析及强大算力支撑下的终端价值开发与应用。应用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最终落点,不仅城市管理者可以借此进行全面透彻的感知与管理方案的获取,而且整个城市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敏态系统,并展现出用户创新、开放创新、大众创新以及协同创新的活力生态。

  第四,智慧城市应防止功能运转的片面化。智慧城市是一种理念表达,即治理与服务的理念显示,智慧城市的出发点应在公众服务层面。正如数字政务可以让企业办事少跑几个政府部门、智能设备可以在车辆违章前或者行人违规过马路时发出友情提示那样,智慧城市就是要彰显“以公众为中心”的服务理念,让民众有家园的归属感,弱化治理思维与强化服务导向应当成为智慧城市的最高圭臬。

  第五,智慧城市应防止信息流动的风险化。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科技企业在为城市架构与布局硬软件基础设施的同时,也取得了靠近政府信息资源中心的权利与机会,而且科技公司本就有获取数据信息的天然能力,因此如何明确界定智慧城市承建者与运营商的信息获取边界,如何在数据共享和数据安全之间取得平衡,又如何强化法规约束保障数据资源的权益等都应当成为与智慧城市建设齐头并进的工程。

  第六,智慧城市应防止运营周期的短视化。政府出资并向科技企业购买技术是目前智慧城市建设的典型商业模式,但单一的资金渠道在耗资巨大的智慧城市面前必会显得后劲不足。因此,在智慧城市建设中,除了政府出资外,有必要通过PPP、BOT等方式引进优质的社会资本,实施多主体联建模式。

  第七,智慧城市应防止价值递延的内卷化。智慧城市是一个自演化、自生长的体系,是一种要素融合、迭代的生命运行系统。同时,智慧城市不仅是面向未来的互联城市,更深层次来说也是人类新网络的构建。因此,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就要为资源优化与升级预留充足的接口,为城市物理与信息数据资源的扩充延展备足充分的余地。可以想象,以中心城市为发端开展布局,进而次递延伸至周边卫星城市和广袤乡村,向外扩身与蔓延的智慧城市一定能够成为破除城乡壁垒与实现城乡一体化的核心牵引力量。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